本文作者:燕子

遭拘禁毒打索款近3月 曾吞刀片自杀 中国男子偷渡缅甸淘金死里逃生

燕子 3个月前 ( 04-23 ) 52 1条评论
遭拘禁毒打索款近3月 曾吞刀片自杀 中国男子偷渡缅甸淘金死里逃生摘要: 原标题:遭拘禁毒打索款近3月曾吞刀片自杀中国男子偷渡缅甸淘金死里逃生34岁的刘大海(化名)身高1.8米,体重100多公斤,体格健壮,满臂文身,乍一看像一个摔跤或者格斗运动员。但健壮...

34岁的刘大海(化名)身高1.8米,体重100多公斤,体格健壮,满臂文身,乍一看像一个摔跤或者格斗运动员。

  但健壮如斯的他,去年年底却被不明身份人员拘禁在缅甸果敢一处山区,限期三天交纳4万元“欠款”。从此,他开始了近3个月的噩梦:鞭抽、棒打、电击、火烤、目睹他人被关狗笼……后来,在四川成都华律网工作人员王向阳(化名)帮助下,刘大海得以向云南警方报案。

  2020年3月17日,刘大海等九名中国人被云南镇康县警方解救回国,并在镇康县公安局安排下进行隔离。4月上旬,刘大海回到阔别一年的四川家乡,“正在试图慢慢淡忘那段经历,真是不堪回首!”

  如今,被解救回国的刘大海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用亲身血泪教训提出忠告:不要被所谓的高薪诱惑过去从事违法活动,“那边没有天堂,奉劝同胞们不要偷渡!”

被困环境  

  1、绑架逼债

  异国淘金却进了电信诈骗团伙

  赌场输钱,被武装人员拘禁

  刘大海是土生土长的四川某市人,初中文化,家里开店做生意。这两年生意不景气,他一直想再找份工作,分担一点家里的负担。

  2019年3月,一位朋友邀约刘大海,偷渡到缅甸果敢。“朋友说是进正规公司上班,就是玩玩手机、电脑,一个月轻轻松松就能挣两三万元,这对我来说极具诱惑。”

  当年3月底,刘大海和朋友一起从四川某市直飞昆明,转机临沧,然后坐了几小时汽车,到达位于中缅边界的云南镇康县南伞镇。当日深夜,蛇头组织了包括刘大海在内的十余人,从一户临近边境的农民家翻越后院围墙,偷渡进入缅甸果敢地区。

  到达缅甸后,在朋友帮助下,刘大海很快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但仅仅上了两天班,刘大海就不干了。“所谓的公司,就是电信诈骗团伙,专门诈骗国内受害人的钱财。这是犯罪行为,也突破了我的底线,我不能再干了。”

  没挣到钱,刘大海不好意思“还乡”,后来在果敢兜兜转转又遇到一位“四川老乡”,两人常混迹于果敢赌场。刘大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9年12月25日,他和“老乡”又进了一家赌场。因为没钱了,“老乡”在果敢当地贷款公司借款4万元赌博。赌到下半夜,筹码已所剩无几,“老乡”说去上厕所,随后离开。

  刘大海回忆,因赌局还没结束,他以为“老乡”确实是去上厕所。于是,他拿“老乡”的筹码继续下注,等待对方回来。可是,筹码输光了,他没等来“老乡”,却等来了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现在想来,不排除‘老乡’和当地贷款公司做局。”他说。

  “他们说我‘老乡’跑了,欠款必须我还。要送我去一个宾馆,以便联系朋友或家人还钱。”刘大海回忆,武装人员给他戴上黑头套拽上汽车,驶向郊外。

  刘大海说,到了地方被取下头套,他才发现武装人员所说的“宾馆”,不过是个由围墙、铁门和几间矮房组成的山顶院子,每个房间里关押三个人,他的舍友一名是四川人,一人是云南临沧人陈老三。院子外面,有武装分子守门。这时,他才知道自己被“绑架”拘禁了。

     被困环境  

  2、求助律师

  遭毒打折磨

  他偷手机上网联系律师

  刘大海说,囚禁他的武装人员给了他3天期限,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归还“欠款”,就马上放他出去。跟所有被囚禁的人员一样,他的手机被收走,大家的手机都被统一放在院子大门口一个类似值班室的窗户上充电。

  刘大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为尽快拿到钱款,负责监管的人允许被囚禁者向外界打电话,向家人或者朋友要钱。但打电话时有武装人员监督,不能说跟拿钱无关的事情,更不能拍照、拍视频发给家人朋友,否则就会遭到毒打和折磨。

  被困人员  

  “关人的房间很小,窗子只有一本书大。”刘大海回忆,因为钱不是自己借的,他以为见到债主可以说清楚。但在囚禁点,他根本见不到“债主”。三日期限里,他没有联系家人,多次试图联系从赌场离开的“老乡”,但根本联系不上。

  最初三天,刘大海没被折磨,但他看到囚禁点其他人被折磨。每天上午、下午甚至晚上,武装人员都可能一一询问被囚禁者钱到位没。  “有钱的,确认了,就可以回到房间,没钱的就一个个折磨。”  武装人员用皮鞭、木板、电击枪等肆意殴打,被打者哭天抢地,惨不忍睹。

  刘大海说,2019年12月28日,他被囚禁第四天,武装人员向他逼问钱款。因为没钱,他第一次遭到殴打和折磨。“两个人,一个腰里别着手枪,另一个别着手枪还提着冲锋枪。”两人命令他趴在地上,一人踩头,一人踩脚,皮鞭雨点般地落在他身上。

  第一次就被打得皮开肉绽,坐卧不能。刘大海当晚提出要给家人朋友打电话要钱,得到了许可。但他打了一通电话,要么无法接通,要么爱莫能助。在打电话时,刘大海趁看管不备,悄悄从值班室窗台上“偷”走一部手机。夜深人静时,他悄悄打开手机,首先想到的是寻求国内律师帮助。“我们在缅甸根本传递不出去信息,要是能联系律师,就可能报案,被国内警方解救。”由于没有律师朋友,他只能搜索法律咨询方面的微信公众号。

向律师求救  

  2019年12月28日晚,刘大海终于联系上入驻成都华律网的一位律师,对方表示愿意帮他,并详细询问了相关情况。当晚,双方约定由华律网工作人员王向阳(化名)假冒刘大海表哥,以拍摄他被殴打、囚禁视频以便让家人拿钱为由,取得武装人员信任。

  第二天,刘大海向武装人员申请拍视频发给“表哥”,后来在武装分子监视下拍摄了多段短视频,发给王向阳。

假装与表哥对话  

  3、找到警方

  律师辗转向云南警方报警,

  镇康县公安局来电表示已正式受理

  据刘大海介绍,他住的房间是大通铺,住了三个中国人。而武装人员看守的整个院子,一共囚禁了九个人。他们中,有的是在赌场借钱输了还不上,有的从电信诈骗公司逃跑的,还有人是莫名其妙被指认欠钱的。

  据协助刘大海报警的华律网工作人员王向阳介绍,华律网平台入驻律师于2019年12月28日21:53时收到当事人刘大海在线求救的咨询订单,因为此事重大,驻网律师遂交由华律网平台处理。华律网高度重视,安排王向阳专门处理、对接,协助中国被囚禁同胞报警求助。当日22:46时,王向阳加上了刘大海的微信,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23:28时,王向阳联系到中国外交部领事保护专线,提供了当事人刘大海反映在境外被困的基本情况,但因证据不足,大使馆只是进行了登记。

  2019年12月30日15:44时,王向阳再次通过微信联系当事人刘大海提供更详细的材料,补充证据,随后通过邮件将刘大海的信息、照片、被困视频等证据材料发送至中国驻缅甸领事馆,后者转至驻曼德勒总领馆处理。

发送至中国驻缅甸领事馆的邮件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的回件  

  当日下午,武装人员对被囚禁人员实施殴打,刘大海拍摄到相关视频。2020年1月2日12:07时,武装人员对刘大海进行殴打,刘大海向王向阳提供了伤情视频。王向阳通过邮件提交至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处理。同时,王向阳承诺一定会帮助他们,这让刘大海感到了希望。

  1月2日,王向阳多次协助刘大海,告知对方正在筹钱,拖延时间。刘大海则在囚禁地配合“演戏”,一边录制戴脚镣的视频,一边哀求“表哥”尽快筹钱救他出去,取得对方信任。

  1月4日16:26,华律网收到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的回件:“您好!中国驻缅甸大使馆转来您的求助邮件,已知悉。我馆不能介入涉赌纠纷,在当地也没有执法权和强制力。因此请您联系当事人家属到当事人户籍地公安机关报警,并给云南省公安厅发协查函,请云南省公安机关协助处理。同时, 亦可直接向果敢对面的我云南省临沧市公安机关报警,报警电话0883110。”

发给中国驻缅甸大使馆的求助邮件  

  因中国驻曼德勒总领事馆在回复邮件中还说:“另,如果有当事人照片,请发我馆。”王向阳便再次通过邮件的方式提供了新的情况的材料和信息。

  1月5日上午,王向阳联系到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公安局报警,并提供了刘大海等人被困、被打相关资料。当日下午,王向阳接到云南省镇康县公安局来电询问相关情况,当地警方表示该案正式由镇康公安局接受处理。

  1月7日,刘大海等九名被囚禁人员,被当地身着制服的武装人员带至果敢一处武装营地。刘大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果敢地区局势复杂,他无法确定武装制服人员和该武装营地的性质。

  4、还清“欠款”

  被带到另一武装营地继续折磨

  他不堪忍受向家里要钱“还债”

  刘大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他们九人被带至武装营地时,大家都一度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回国回家。没想到,他们“才出龙潭又入虎穴”。

  这个武装营地里,关了男男女女30多人,看管得比山顶囚禁地更加严苛,刘大海再也无法“偷”出手机与王向阳联系。从此,远在四川成都的王向阳也失去和刘大海的联系。直到两个多月后刘大海回到国内,主动联系王向阳表示感谢。

  “这个地方的看管人员全是武装人员,身着类似警察制服或军人制服的服装。”刘大海说,进了武装营地后,武装人员根据每人的情况继续逼迫大家联系家人要钱。

  “那个营地,里面关押的人员最小的才十五六岁,还是个孩子。我也是一名父亲,我实在看不下去,却又根本无能为力。”刘大海说,折磨仍然从棒打、鞭抽开始,然后一天天升级,营地里不时传出惨叫声,令人心惊胆战。

  “只要没钱进账,就天天挨打,头天的伤还没好,又打出来新伤。有的人全身找不到一块巴掌大的好皮肤。”最令刘大海不能忍受的,是被虐打后还要用火烤。“他们把人双手反剪,捆死在半人高的石头墩子上,在伤处10~20厘米远的地方,放电烤炉开猛火烤。”刘大海说,他那样的个子,一天要被烤昏死几次,瘦了十好几斤。

  刘大海说,他这种被要求还几万元的,白天被折磨过后,晚上还能睡个囫囵觉。而那些欠了10万元以上的人更惨,“营地有十几个放在露天的大铁笼子,那些人都被关在铁笼子里,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天天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直到家里人拿钱赎人为止。”

  刘大海说,因不堪忍受折磨,他曾吞刀片自杀,被发现后送到医院抢救取出了刀片。“他们不要命就是要钱,所以不会打致命的地方,也不会把人打死。”最终,刘大海无法承受折磨,向家里要了4万块钱还清了所谓的“欠款”。

  5、解救回国

  九名中国人被镇康警方解救

  “正试图慢慢淡忘那段经历,不堪回首”

  2020年3月17日,刘大海、陈老三等九名中国人被云南镇康县警方从边境接回国,并在镇康县公安局安排下进行隔离。4月上旬,刘大海回到阔别一年的四川家乡,“正在试图慢慢淡忘那段经历,真是不堪回首!”

与刘大海一起被囚禁的云南人陈老三  

  4月15日,红星新闻记者就刘大海等九名中国同胞在果敢地区的遭遇,致电云南临沧市镇康县公安局提出采访诉求。该局政工科工作人员登记记者电话后表示,将在请示上级后联系记者是否接受采访,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能获得镇康警方联系回复。

  成都华律网工作人员提供的其与“刘大海报案一事”办案民警杨(音)警官的通话录音,证实了当地警方于2020年1月就刘大海委托律师平台报案一事立案,并证实刘大海已于今年3月回国。杨警官还在通话时表示,镇康警方在那边(果敢)没有执法权,是在缅甸方面协助下完成解救的,并在中缅边境完成人员交接。但作为办案机关,在得到上级授权之前不能透露更多案件细节。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李恒律师表示,刘大海等受害人涉及几个法律问题和风险,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刘大海偷越国境到缅甸(俗称偷渡)的行为是违法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对其处拘留或罚款的行政处罚;如果有在境外实施损害国家利益行为等情节,则构成犯罪。

  李恒表示,生活中不乏真实的出国挣钱机会。但凡是国外的正规工作,一定会通过海关关口,凭个人护照及前往目的国的签证通关(免签国家除外);而且在工作前一定要取得当地国家的工作许可,否则将构成非法就业,会遭受当地处罚。

  北京隆安(成都)律师事务所刘庆庆律师表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偷渡者将处以拘留及罚款。情节严重的,可能构成妨害国(边)境管理罪等刑事犯罪,受到刑事处罚。同时,偷渡行为也会触犯境外法律,受到他国、地区法律制裁。

  然而,偷渡不仅存在法律风险,更有极大人身安全风险。“蛇头”经常以“高收入”诱骗偷渡者,但偷渡者没有任何劳动保障,且血汗钱会被“蛇头”盘剥,甚至被控制人身自由。一些犯罪团伙甚至以暴力手段强迫偷渡者实施诈骗、赌博、色情服务等犯罪行为,部分偷渡者甚至直接落入“绑架陷阱”,遭受伤害和暴力威胁,在支付巨额钱财后才得以回归家乡。刘庆庆表示,希望刘大海事件能给社会一个警示,不要被高薪诱惑,偷渡去追逐“异国淘金梦”。

刘大海(左)与王向阳交流 红星新闻记者罗敏 摄  

  ■对话当事人

  “那边没有天堂,不要偷渡!”

  红星新闻:那边动辄上万的高薪,诱惑了很多年轻人,过去究竟是干什么?

  刘大海:去之前,承诺的都是进正规网络公司,薪水确实非常诱人。但过去了才发现其实就是电信诈骗团伙,从事的都是违法犯罪活动。

  红星新闻:那边的赌场是怎么回事?

  刘大海:当地的赌场不可能让赌徒赢钱。赌场里还有贷款公司放贷,不押身份证、无需抵押,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贷款。公司收取贷款总额的5%作为手续费,放款时直接扣除。赌徒每赢1000元,贷款公司抽成100元……所以,赌徒们都是血本无归,有的甚至丢了性命。

  红星新闻:听说偷渡过去的都是年轻人居多,他们在那边情况如何?

  刘大海:根据我近一年的观察,偷渡到果敢的中国人中,年轻人占八成。偷渡过去的,不是在电信诈骗集团,就是混迹地下赌场,很多青少年染上毒瘾不能自拔。

  红星新闻:如今你已获解救回国,对年轻人有什么忠告?

  刘大海:那边没有天堂,奉劝同胞们不要偷渡!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责任编辑:张玉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燕子本文地址:http://www.deyanwenhua.com/?id=31发布于 3个月前 ( 04-23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德言堂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有 1 条评论,52人围观)参与讨论
网友昵称:燕子
燕子 博主2020-04-23沙发 回复
文章不错,写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