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韩江雪

厚黑管人谋职:毛遂自荐

韩江雪 2个月前 ( 05-02 ) 99 抢沙发
 厚黑管人谋职:毛遂自荐摘要: 中国人可以吃暗亏,也可以吃明亏,但就是不能吃“没有面子”的亏。从这个角度出发,能够以你的“厚”,掩盖上司的“薄”,以你的“厚脸皮”维护上司的“薄脸皮”,那么,成功的机率就会大大增加...

中国人可以吃暗亏,也可以吃明亏,但就是不能吃“没有面子”的亏。从这个角度出发,能够以你的“厚”,掩盖上司的“薄”,以你的“厚脸皮”维护上司的“薄脸皮”,那么,成功的机率就会大大增加。如果你不顾别人的面子,总有一天会吃苦头。

 善意的欺骗有时是必要的

 唐朝有位江湖术士吕用之,此人凭他的骗术,竟一跃而成为手握重兵的将军。

 唐朝大将高骈本是一介武夫,此人最信邪门歪道,尤信神仙。吕用之则是个地地道道的江湖骗子,他抓住高骈好神仙的心理去拜谒他。二人一见如故,高骈立即给他一个军职。吕用之有两个好友,一个叫张守一,一个叫诸葛殷,都是通过吕用之推荐给高骈民的。三人同心协力,用所谓的神仙道术欺骗这位大将军。b09751b3e16dfd7fa87c1059f13b8289.jpg 

 高骈与一位武将郑畋有仇。郑畋已经当上了朝中宰相,这些情况吕用之当然是清楚的。一天午后,吕用之来找高骈,神秘而又有些紧张地说:“据我求仙掐算,朝中宰相郑畋已经派出一个武林高手为刺客前来刺杀明公,今天晚上就要到了,请明公早自为计,免遭毒手?”高骈大惊失色,吓得鼻尖上立即出现了一层水蒸气,忙请吕用之想办法救他性命。吕用之说:“此事并不太难,我的好友张守一精通剑术,可以抵挡刺客。”高骈忙派人请来张守一,并以大礼迎进。张守一装腔作势地唬了一阵,最后答应为他抵挡并擒获刺客。但要求高骈要远远躲避,因为今天夜间将要出现的是两名武林高手的一场恶斗,免得刀光剑影伤着他。高骈自然惟命是听。

 当天夜里,高骈穿了一身女人的衣服躲藏在邻近院落的一间小屋里,张守一穿着高骈的服装躺在高骈的床上。此日正是月末,又值阴天,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这样的夜晚当然也是吕用之精心选择的。高骈也不敢睡觉,伸长耳朵细听自己居室方向的动静。

夜静得可怕,万籁俱寂,一片落叶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可听到。将近午夜时分,忽听庭院中“吮唧”一声,紧接着传出一阵铁器撞击声和二人格斗的声音,“丁丁当当”的兵器声、你来我往的脚步声夹杂在一起。大约过了两刻钟,声音渐渐消失了,夜又恢复了可怕的寂静。高骈不知结局如何,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提心吊胆不敢睡觉,生怕刺客得胜过墙来杀他,一夜也没合眼。

 天刚蒙蒙亮,他立刻带着待卫向自己居室走来,只见庭院和台阶上有几处血污,有的是点点滴滴,有的是成片成滩,好不怕人。只见张守一提着宝剑笑吟吟地站在门口,有些自矜地说:“来人果然是一名高手,我如不格外小心险遭毒手。经过一番恶斗,虽然没有擒获他,但他已负重伤,他的武功已被我彻底废掉,从今往后明公就可高枕无忧了。”高骈见状,万分感激,眼里噙着泪花,紧紧握住张守一的手说:“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再生之德,我一定厚报。”说罢,赠重金,并委以重要军职。吕用之也因举荐之功破格升为参将。

 其实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张守一根本不通剑术,刺客之事更是子虚乌有。吕用之事先准备了一些铜铁之器,又用厚囊盛了一些猪血。当天夜里,先行潜入其中,等到深更半夜之时,把铜器扔在台阶上铿然有声,接着二人用两根铁棒互相敲击,并不停地转换位置就像格斗一般,胡乱折腾一阵,再把猪血沥沥拉拉地洒在庭院里和台阶上。二人偷着默笑几声后,吕用之就带着全部道具从后门溜了出去。一场戏演完,把个高骈唬得晕头转向,认为真有神仙在帮助自己。两个江湖骗子靠这一套欺诈手段终于蒙住了上司,给自己谋取了高位。

 长江后浪推前浪,到了近代,通过不正当手段骗取高官显位者更是不乏其人,而且骗术也较以往更为高明。清末民初著名政客江朝宗的升迁之道就颇有代表性。

 江朝宗原名江四,此人是袁世凯时赫赫有名的九门提督、步军统领,府院之争时还当过几天国务总理并以民国历史上任期最短的短命总理而载入史册。江朝宗早年家境贫寒,但他勤奋好学,粗通文墨,后来落难来到天津,经人介绍给直隶某绿营参将高孝承当文书。这位高参将乃行伍出身,不通文墨,因而对江四格外重用,倚为心腹。

 高参将早年丧妻,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视若珍宝,迟迟未曾许配人家,有道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所以女儿的婚事就成了高参将的心病。可是有财有势的门户谁愿意来娶这位芳龄已过的老处女呢?但一般小户人家,高参将又不甘心降格以求。日复一日,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地把姑娘的婚事给耽搁了,越发地难以出阁。自从江朝宗进了参将署,做小伏低,十分殷勤,上下都欢迎,参将也常夸奖他。久而久之,遂有欲将女儿许配给他的心愿。未料一打听,江朝宗已有妻室,便不再提及此事了。不久,高参将的一位幕僚与江朝宗闲聊时述及此中秘事,江朝宗听后内心十分懊丧,但又不可挽回,只有自怨自艾。

 江朝宗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为自己一时失言而未能成为参将的女婿,终日心猿意马,不得安宁,思想着一条补救的办法。也是江朝宗求利心切,终于想出了一条迷人眼目的招数,只待高参将自己找上门来。

 有一天,江朝宗备置了一桌酒菜,请那位幕僚和几名同事共饮。大家推杯换盏,开怀畅饮,都已有了几分醉意之时,蓦然间,江朝宗举杯嚎啕大哭起来。旁人一怔,不知所以,都说:“四先生醉了!”江朝宗从怀中掏出一封“家信”,捧至脸前,涕泪俱下。那位幕僚先生拿过书信拆开一看,“哎呀”一声,说:“原来是嫂夫人病故了!”江朝宗哭得更厉害了。

 过了几天,那位参将的幕僚笑嘻嘻地登门见江朝宗,一见面就说道:“四先生,贺喜贺喜!”江朝宗心想:果然计谋应验了,但却佯装不解地问道,“我有何喜?”幕僚先生随即把受参将之托,欲把他的爱女许配与他的话说了一遍。江朝宗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当即站起来向这位幕僚先生深深地三作揖。第二天,江朝宗梳洗整冠去参将府邸,叩见高孝承,拜谢知遇之恩,口口声声恭称岳父大人,喜得高参将眉开眼笑。事不宜迟,高参将立刻请人选择吉日,为他们二人办了婚事。江朝宗遂了心愿,入赘参将府,从此青云直上。后来,高参将病故,所遗大宗财产,尽数为江朝宗继承。江朝宗利用这笔家产,上下打点,终于攀上了北洋显贵袁世凯,成为民国初年投机政客中红极一时的人物。

 由此可见,在封建社会中,不少人的高官显位并非来自真才实学,欺上瞒下是他们升官的终南捷径。做官当如此,做大官更须如此!没有极“厚”的脸皮,没有极“厚”的骗术,是不可能在官场中一帆风顺的。由此看来,撒谎者之所以能大售其奸,主要还是由于当权者怕听真话,爱听假话。俗话说,忠言逆耳,听到真话,了解到那些令人沮丧的消息,心里自然就烦躁无比;一听到假话,别提心里有多舒服了。这也是许多部下在上司面前报喜不报忧的根本原因。


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

来源:leopard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本站文章发布于 2个月前 ( 05-02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德言堂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9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